戏子.文纛苡日诗

沉迷体圈
近来是镇魂女鬼
喜欢蹴鞠
本家胖球
间歇性喜欢花滑
喜欢许昕梅西金博洋
蝶姐羽生家千万别找我
试图与cr家友好相处
看球立场极重
不要打我
因为变故所以lof全面清空
大家江湖有缘再见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8102年了
我还是想诚邀众位品品

无底太太的本到了!!!!!!!
这几天第二件让我高兴的事了

喜欢的太太接连退坑
牛逼了众位

秦老师生快!!!!
今天还看到了卡西要(有希望)回归国家队!!!!!!!!
今天太快乐了8

我吹爆这个太太!!!!!!!!

井-非得要死:

人老了连丹尼医生也不会画了唉

刚脑补了几个场景
——
以后看男朋友踢球的时候,中场他下来给我讲各种足球知识blalala
然后开始吹嘘他的偶像「假设不是梅老板」
我可能会一巴掌呼过去
「劳资是梅蜜」
——
以后看世界杯的时候,别的男女朋友可能会吵架
我们也会
但我们吵的可能是
「你再说一遍?」
「阿根廷今年太菜了!」
「我还没说你家法国今年还没出线」
「克罗地亚今年不也没有?」
「你家德国上场踢的才菜!简直是青铜被王者吊打」
「别吵吵了马上板鸭上场。」
「休战?」
「好」
——
「我今天可能晚点回去」
「没事我今晚熬夜看欧冠」
「好,等我」
——
「我和你讲我以前乒乓球打的可好了。」
「你打扰到我看许昕了」
——
「这些年直板不行了。」
「你看着许昕我允许你在组织一下你的语言。」
——

【露米】是个短打(?)

风暴赞美!!!!!

好吃不过刀子:

(没头没尾)
(ooc)








暧昧的灯光闪烁着为房间里的人火上浇油,震耳欲聋的音乐被更加吵闹的交谈声淹没。伊万推开门的时候,越过人群一眼就看到了目标翘起来的乱发。阿尔弗雷德甩头让被汗黏在自己前额上的金发随着杯水车薪的空调风飘散,他的眼镜早就因为碍事被别在领口,压低领子露出了精致的锁骨。他坐在吧台上,一条腿踩着椅背,被一群兴奋的人围住,在欢呼和掌声中仰头灌下一整瓶酒,多余的液体顺着下巴流过他突出的喉结,在灯光下反着光。

伊万穿过人群,走上前一把拽住了阿尔弗雷德的领子把他拖下来,无视着周围或惊愕或感到扫兴的眼神,径直把他拖出这奢靡的场所,拖到街角停着的车旁。

在过量酒精的刺激下,阿尔弗雷德努力控制自己软下来用不上力气的四肢,一路上他的挣扎在伊万的胳膊上留下了一块青紫,但隔着风衣什么也看不到。『你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阿尔弗雷德喊道。

『答对了,那是为了防止你太放肆。』伊万将抗议听做陈述,一手将阿尔弗雷德塞在自己的怀里,一手掀开车后备箱,再把怀里乱踢的小家伙按进去,确保他的头手没有伸出去之后把后备箱的门砸上。

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勉强盖过了阿尔弗雷德模糊不清的喊叫,伊万就这么带着一个大麻烦把车开出了街角。

半路伊万猛然听见了外壳碎裂的声音,后视镜中映出甩在马路上的后车灯——那家伙把后车灯踹了下来,并且试图把腿伸出去。多亏深夜的马路上少有行人,不然这等状况会让车主明天喝上一杯清香的绿茶。

伊万以红绿灯前的一个急刹回敬,听见闷闷的肉体碰撞声和急促的痛呼后满足地继续上路。

『你一定没有闷死。』伊万在楼下打开后备箱的门,把阿尔弗雷德捞出来。『托你的福,没有。』阿尔弗雷德喘息着回答道。

把阿尔弗雷德拖上楼的任务因为货物本人像软体动物一样缠住伊万的行为而变得更加困难。当伊万锁好门之后,他把阿尔弗雷德磕在门板上吻了下去。直到阿尔弗雷德感到即将窒息而一拳砸在伊万肩膀上的时候,两人才分开。

『你得赔我一个车灯。』伊万抵在阿尔弗雷德的耳边说到。

『布拉金斯基家已经穷到连车灯都修不起了?』

『呵呵,不,只不过是看你赔我会很开心。』伊万笑道。




(我就是想把阿米塞后备箱玩玩。xxx)

神仙!!!

好吃不过刀子:

(不知道自己画了什么)
大概是吐槽美式打击和俄式打击。
阿米:瞄准——发射!yeah!!
露露:(坦克行进的声音)把这里全部夷为平地就可以了。

太可爱了!!!太太下凡一趟辛苦了_(:з」∠)_

好吃不过刀子:

弱智条漫。x
阿米的歌真的太吵了xxxx